网站首页 > 夜宵秘方> 文章内容

酒吧、KTV、夜宵店都惨淡 夜杭州为何不再精彩

※发布时间:2021-5-12 4:34:47   ※发布作者:habao   ※出自何处: 

  夜宵店营业额日渐下滑;南山的酒吧悄然歇业; 从卡卡出来后,沿着西湖边走一小段,就是杭州最负盛名的南山酒吧一条街。 南山上一家酒吧老板说,现在南山上的酒吧很少有撑过10年的,有些酒吧开张没多久,就悄无声息地关门歇业了。

  夜宵店营业额日渐下滑;南山的酒吧悄然歇业;KTV的生意勉强维持

  位于杭州市中心,毗邻延安、武林广场的百井坊巷,因“钱王所凿九十九眼”,又称“钱王百井”而得名。

  早在2000年初,百井坊巷就已经有了美食街的影子。逛过银泰,或是KTV里唱high了,出门左转就能在此宵夜续摊。

  2005年6月,张胡李龙虾馆第一店落户于此,除了定期装修,两层楼两格店面一直没变过,一开就是10年,香气扑鼻的正十三香小龙虾,最初就是由它带来。

  那时候,高银街还未成气候,胜利河、大兜等美食街还不见踪影,杭城仅有武林广场一家银泰,KTV里流行唱慢歌情歌。

  那时候,杭城潮人们夏日里的夜生活,是原先南山上德纳酒吧跳莎莎舞的小舞池,是银乐迪好乐迪大厅里等候包厢的座椅。

  如今,这样的场景似乎一去不复返,餐馆的夜宵营业额在下滑,南山上的小酒吧越来越少,一些KTV里也是门可罗雀,似乎夜晚的马也越发冷清。

  而来自杭州酒吧(KTV)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:协会成立时,曾有200多家会员单位,如今仅剩下80多家,令我们忍不住想探寻原因。

  夜晚11点的杭州百井坊巷,来往车辆不多,略显安静,靠近中山一头,汇聚着十多家餐馆,大多数没有坐满。

  美食,能最直接、快速地带来幸福感,一场美味的宵夜,无疑是对辛苦一天工作最好的慰藉,是一晌贪欢后最妥帖的收尾。

  下午2点不到,张胡李龙虾馆股东之一的平正在店里见客,客人来自某网络平台外卖推广部,平想把店里的小龙虾放到网络平台上,扩展外卖生意。

  平就是个80后,今年34岁,他感叹自己已经玩不动了。年轻时,晚上和朋友,吃个饭唱个歌,再到街边喝一顿夜老酒,凌晨2点多到家,第二天早上5点多起床毫无压力,“现在试试,第二天就跟死了一样。”平深知80后的压力,工作、孩子、房子,都把夜生活的时间挤掉了。

  80后玩不动,90后似乎也没跟上。“我自己感觉90后和80后还是有区别的。”平说,“90后喜欢时尚一点,比方说喝点鸡尾酒,找有特色的餐厅。”

  这也体现在店里的营业额上,张胡李龙虾馆算是百井坊巷的招牌老店,如今假日夜晚仍需排队等座,但和五六年前一排就是几十桌的盛况相比,已经是差了很多。“夜宵生意大概下滑了三分之一。”

  在平看来,除非是特别对胃口,90后是越来越不愿意出门了,“他们手机、电脑玩得转,什么事情都在手机上点一点解决。”

  所以,平要借助网络扩展外卖生意,之前试了一段时间,还不错,“我觉得这是未来的趋势吧。”他说,“这可以节约顾客的时间成本,也能够让我们的顾客群体覆盖全城。”

  曾经,一家餐馆如果口碑好,就算是半夜12点,也是门庭若市人流爆满。而如今,这样的场景越来越少。

  平认为,杭城越来越多的美食街把人流摊薄了,也是一大原因,“现在大家没必要都往市中心赶,到处都有美食街,到处都有银泰城。”他说,“同样多的人,聚集在一起和分散开来,给人感觉不一样,会有一种晚上越来越冷清的错觉。”

  小厨师舟山沈小海鲜老板虞敏也有同感。1978年出生的虞敏,虽然已近不惑,但心态依旧年轻,是杭城里的资深玩家。

  对于夜宵摊的扩张速度之快,虞敏也有点始料未及,“每个夜场外面边就是小吃摊,稍微走几步就是美食街,很方便。而且原先夜场集中在南山、保俶上,现在也分散了,既然出门就可以吃东西,大家也懒得跑来跑去了。”

  小厨师舟山沈小海鲜百井坊巷店如今不单做海鲜,还做起了烤鱼之类的江湖菜,即使这样,夜宵时段的营业额比之前低了四分之一。

  不过,这也在虞敏的意料之中,“时代在变,餐馆也要紧跟潮流才能蒸蒸日上。”他说,“但那家店我不太想改变了,那家店承载了更多怀念的意义。”

  虞敏觉得,无论是70后、80后还是90后,喜欢夜生活,以夜宵为夜生活最后一环的人群还在,只是这个群体的要求越来越高,也越来越时尚。

  所以虞敏最近在杭城开出的一家主推海鲜的餐馆,不走寻常,招牌打一个“蒸”字,“也算是紧跟时尚潮流吧!而且还降低了开餐馆的人力成本。”他说。

  百井坊巷巷尾的扇贝王烧烤店,在星期一晚上10点半客满。虽是烧烤店,却是以音乐吧的形式开着。客满了,本是来烘托气氛的驻场主持欧阳贺楠,也无需再多说什么,只是帮忙看着场子,“生意还好。”他说,“这里离西湖近,旁边还有小旅馆,所以旅游旺季还会有游客来捧场。”

  也有吃货吃来吃去觉得不满意,干脆投身于此,百井坊巷内的新店不断开出,巷头的冷锅串串就是其中一家,老板娘叶大姐熟练地把冷锅里串串翻一翻,自夸道:“我们家的汤料、用油都是从成都运来的,又香又正。”她打算试营一段时间,根据客流来把握开门时间,“我们在胜利河的那家店,还是主打夜宵的!”

  虞敏说,人永远在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方式和生活,但也永远不甘就此落下脚步,“或许,并不是夜生活越来越淡了,而是很多人老了,圈子不一样,看到的东西也不一样了。”

  “帅哥,酒吧去坐会?”早些年走在西湖边上,经常能碰到帮酒吧拉客的人,南山、曙光都是有名的酒吧聚集地。

  而如今,杭城的小酒吧似乎越来越少,人气也没有当年那么旺了。作为杭州夜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的酒吧,现在究竟怎么样了?

  晚上9点左右,西湖边六公园附近的卡卡西餐咖啡酒吧内,驻唱歌手正哼着民谣,20多张木头桌子,有一半坐着客人,年纪大都在三四十岁之间。

  大家坐在一起喝着啤酒侃着大山,一些客人端着酒杯,和服务员称兄道弟地在开着玩笑,偶尔还有人一把“抢”过驻唱歌手的麦克风,吼两嗓子。

  “我来这里喝酒已经有五六年了,来这里大多是熟客,每次来都能碰到一两桌人是我认识的。”28岁的小郑坐在吧台前,拿着一杯嘉士伯笑呵呵地说。

  30多张桌子,除了只有五六桌客人在玩骰子,有点动静外,整个酒吧显得有些冷清。因为客人不多,店里的服务员也很无聊,靠着吧台聊天。

  “酒吧生意变淡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五六年前的南山可比现在热闹多了,大小酒吧几乎天天客满。现在除了周末还像个样子,平时有些。”在酒吧干了五六年服务员的阿凯看着柜台上的一排排洋酒,有些失落。

  卡卡的老板董康宁从1996年就开始接触酒吧行业,算是杭城酒吧圈的资深人士,平时大家都习惯叫他“阿东”或是“东哥”。

  由于之前他开的卡萨布兰卡乡村俱乐部酒吧的店面被收回另做他用,阿东在离卡萨百来米远的西湖边,新开了这家卡卡西餐咖啡酒吧。

  从店名就能看出,新店除了酒吧外,还多了餐饮,从酒吧改餐吧,似乎已经成了杭城酒吧转型升级的趋势。

  “现在生意难做,加上来酒吧的人也没有以前多了,只能想点新花样来吸引人气,虽然改成餐吧后,酒吧的氛围会差一点,但盈利总能上去一点。”阿东说。

  “现在来酒吧喝酒的,其实还是以80后和70后居多,这个年龄段中的大部分人一般不喜欢太闹腾的夜店,怕吵,他们比较偏爱相对安静点的酒吧。”阿东说。

  老船长酒吧老板也说,近些年,年轻人的夜生活项目越来越丰富,90后更愿意聚在一起玩玩网游、桌游,或者更刺激些的密室逃脱,这势必会分流一部分酒吧的生意。

  南山上一家酒吧老板说,现在南山上的酒吧很少有撑过10年的,有些酒吧开张没多久,就悄无声息地关门歇业了。

  究其原因,他认为,成本上升、竞争激烈和大的影响是主要原因。“现在酒的进价越来越高,人力成本也一直在涨。10年前,酒吧服务员的工资一个月也就一千块左右,现在没有三千块根本招不到人。”

  “你不能因为成本上升就提高酒价,这样客人就会去其他酒吧消费了,像我店里一杯扎啤,十年来,价格上涨了10块都不到。”他说。

  阿东说,酒吧这个行业,一直有新开的,也有关门的,但近几年明显关门的酒吧比新开的要多,“就在上个月,武林上又有家酒吧关门了,我本想盘下来,后来想了想还是算了。”

  要说杭州最老底子的夜生活,上世纪80年代就有了,大家喜欢去西湖电影院看电影,出来再到胖大姐的推车上吃碗馄饨,来串臭豆腐;后来龙翔桥这块地方开了海鲜大排档,杭城第一家咖啡馆、酒吧也都出现了,还有卡拉ok厅,像“君亦乐”、“流霞”之类的,也开始流行,年轻人晚上不愁没地方去。

  那时候我还小,偶尔会去金碧辉煌的前身西湖的迪厅里蹦跶几下,出一身汗,其余时间还算听家里人的话。

  当我真正开始有自己的夜生活,已经是2000年左右了,正是南山酒吧兴起的时候,火知了、梦之湖、卡卡、黑根等等,来玩的都是很潮的年轻人。

  那时候南山上的酒吧,各有各的特色,都是根据老板的喜好来布置,一走进去就能看出老板偏好什么,如果恰巧有同样的兴趣爱好,很快就能和老板聊,从此认准了这家,成为熟客。

  也有觉得找不出一家对自己胃口,比如说我和几个兄弟姐妹,就干脆自己开上一家,作为平时玩乐的据点。

  如果要形容那时候的南山,就和的三里屯一模一样,氛围也像,不少人因为朋友多,一晚上要赶好几个场子,也有几个人一晚上把一条街的酒吧都喝遍的,选一条酒吧比较多的线,每看到一家酒吧进去喝一支啤酒,然后继续往前,一直到终点。

  有喝断片的时候,前一刻还在酒吧里喝酒,后一刻就在自己家里,床头柜上莫名其妙多出来几盒泡面。不过这种时候对我来说很少,大多数时候,夜晚以一场夜宵来结束。

  最开始我们常去的是百井坊巷、河东,后来转到近江这边,再后来听朋友说白沙泉不但夜宵不错,还有出没,晚上就基本上定点在那儿了。

  偶尔也会去唱KTV,从保俶上的卡拉OK房,到后来的量贩,都去唱过。有面的兄弟来,带去魅力金座、鼎红、花样年华,也是常有的事。

  不过,如今这些商务KTV生意惨淡,杭州的酒吧也在慢慢挪换地方。2005年开始,随着大的变化,曾经凌晨三四点钟也非常热闹的南山酒吧一条街很快沉寂,许多酒吧维持不下去关门歇业,包括我自己的酒吧。

  酒吧关了,兄弟几个多年养成的凌晨才睡的习惯没变,就开始往酒吧新地黄龙聚拢,但总觉得那边氛围同自己不合,后来慢慢就不去了。似乎黄龙那边酒吧也没开得长久,如今也大多歇业了。

  我们一个个结婚生子,晚上加班的加班,陪孩子的陪孩子,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,偶尔辛作一天下来想兄弟几个聚聚静静地聊一聊,想找找当年的感觉,但南山成了饭馆一条街,找到一家看上去还不错的酒吧,走进去就自动被吵的音乐给轰出来。

  我看不懂如今的年轻人守着一张桌子,在振聋发聩的音乐噪声里不说话、只是摇头晃脑一个晚上的意义,估计他们也不理解当年我们在酒吧里喝一打啤酒,或者伏特加兑冰红茶聊聊天的情趣。

  你问我杭城的夜生活是不是变淡了,对我而言,确是如此,因为我再怎么不愿意承认,我还是老了,夜生活永远属于年轻人。梦见刮大风

  

狗狗币 火币